Loading...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Gone with the WindLife

Apr 01, 2019•流浪西

失踪 | 2019.04.01

TBD.


城里的月光 | 2018.08.20

一直以为校招求职对我来说会是个难题,因为自己是一个在自我评估上做的比较保守的人。然而当它真正来临的时候,却发现我的校招格外早地就结束了。一开始就拿到了最想要也最合适的offer,所以就没有再考虑其他的选择了。回顾这两年在各大企业间的辗转,不由地感觉找工作这件事确实很看运气,但也如同雅涛学长所说的,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研一刚刚从数学方向转到计算机系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把找工作这件事放在心上了。那时候参加电院举办的学长学姐求职分享会,听刚毕业的学长们讲一些求职经验,总感觉懵懵懂懂,知道要做刷Leetcode,发Paper,参加实习等准备工作,但又总觉得抓不到本质的东西以及每个要素的分量。但是,有两点自身的不足还是非常明确的:1) 大三大四没有出去实习,缺乏实习经历是非常致命的;2) 身为一个学数学出身的学生,即使是有计算机二专的加持,也会给人留下代码功底较差的刻板印象。

偷偷去面试

研一暑假前期,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偷偷去依图和饿了么面算法岗。不出所料,面试结果可以用非常糟糕来形容了。我到现在都清晰地记得,依图一面考察的那道二分查找的变种。这几乎是最基础的题了,可当时由于没有任何准备,写的毫无章法。依图并不是一家外企,可我还傻乎乎的用Latex搞了一套看起来逼格很高的双页英文简历,后来听Matrix说那个面试官最讨厌看英文简历了,这大概就是弄巧成拙吧。

感觉研一暑假真心是无法找到实习了,不得已的情况下,还尝试投了下思科的开发岗。其实当时也没有想明白自己应该做算法还是开发,具体算法开发又该选哪个方向。只是觉得Java岗位比较多,所以想找个岗位锻炼下自己。作为一个基本不会Java的萌新,对面试是不抱有太大希望的。然而有趣的是,面试也没有问一些Java的知识点,倒是问了些DOM树之类内容。虽然面试整体还不错,但一个星期过去了都还没发offer。当时有点着急,主动发邮件给思科的学长问offer的情况,得到的答复是有了更合适的人选。这时就感觉到,「我们不合适」这个回答真的是非常万能了。现在回头来看,其实还是很庆幸没有拿到offer的,因为后来发现那其实是个打杂的岗位,即使去了也是浪费时间。

腾讯犀牛鸟

其实我在这之前还申请了一个腾讯的实习。记得研一下学期,大概5月份的时候,看到帆哥转发的腾讯犀牛鸟精英研究生计划,觉得是很不错的一个项目。于是死皮赖脸地跟老板商量说要试一试。按理来说,实验室是没有外派研一同学出去实习的先例的。经过不懈地谈判,终于说服了老板。后来到了7月份,腾讯那边都一直没有消息,老板问:你的犀牛鸟申请可有回复了?我只能如实回答。后来老板遗憾的表示,隔壁犀牛鸟基金都出结果了,你这边还没动静,看来应该是落选了。那阵子本来就感情上遭受挫折,又在手术恢复期间,听到这种消息真的是感觉难过至极,体会到了什么叫人生一片黑暗。意外的是,短短几天之后,腾讯那边竟然表示要发起面试,原来自己并没有落选!欣喜之下匆忙地电话帆哥求助面试经验,匆忙地大下雨天跑到外面去买麦克风,然后顺利地参加了远程面试。后来到了7月底,终于收到了offer邮件,还意外地发现待遇和身份都很特殊那种,心里真的是不能再高兴了。和老板沟通了后续事项,又搞了一些北京租房等杂乱事宜,就迫不及待出发去北京了。

在北京

在北京腾讯一直待到了研二下,这段时间技术和心态都成长了很多。在腾讯的选题是用深度学习做广告转化率的预估,而我之前是对广告完全不了解的,深度学习也就只知道这个名词,还没来得及看相关书籍,所以真的是不知道怎么就被选上了。记得初来乍到,做自我介绍的时候,我非常实在地说:我不懂深度学习,希望大家多多指教。现在想想,就觉得当时的自己真是特别实在,特别有意思,也不知道组里老大听到这些,发现要帮他们发Paper的是个新手,会作何感想哈哈。

在北京这段时间是非常拼的,一方面是因为感觉自身水平不足,另一方面则是身上背负了一定的产出要求。这是因为,为了保证实验室外派实习的公平性,之前和老板承诺了一定会做出个好的成果。因此,实习期间每天基本都是最早到公司,晚上也基本上最晚回去。组里面哪些人早上来得早,哪些人喜欢加班也都了如指掌。为了保证去公司足够方便,租的房子是离公司就步行5分钟的破旧小区。从8月份的盛夏,一直到12月份的寒冬,几乎每天都走着同样的小路。夏天时候还好,大约11月份香山红叶落下以后,由于天实在太冷,晚上的苏州街就基本没什么人了。刚出银科的时候,还能看到零星的几辆出租车,走到小区附近,周围就一片寂静了。这时候,一抬头,就能看到分外皎洁的月光。北京这所城市,自古以来就被诟病空气太差,不过17年冬天的空气质量倒还蛮好的,没有可以感知到的区别。

在北京除了搞科研,闲暇时间还清北的同学吃了几次饭,或者是一个人去美嘉欢乐影城看看电影(有时候也和顾大神约电影)。此外就是一个人在北京瞎晃,各处打卡,思考人生,完成了北京支线和主线收集这两篇文章。整体来说没有浪费一丁点儿的时间,没有辜负这次宝贵的实习机会。然而回想起来,不知道为什么,特别难忘的回忆并不是去参观故宫或者爬香山这样的大型活动,而是若干个深夜,从美嘉欢乐影城出来,沿着中关村的街道步行回到住处的那一小段路程。我还记得有一次在路上走着走着,就忽然想起了林俊杰的「点一把火炬」那首歌,回去就立刻记在了博客里。那条路晚上比较安静,空气比较清冷,唯一能占据我注意力的,除了中关村街边零散的几对情侣,半夜刚刚收工的工人们,就只有头顶上的那片可能承载着某些人的思念的月光。

归来

从北京刚刚回到学校,大概刚刚3月份,发现春招找实习的事情就已经迫在眉睫了。之前是真的没想到春招来的这么早,面对LeetCode就刷了30题的情况下,心里还是非常忐忑不安的。当时由于不方便办理离职,身份上只是从北京transfer到了上海的腾讯,所以每周得去公司打打卡。为了利用好每一段时间来准备面试,每天早上去公司的班车上,不得不拿出剑指offer刷题目;晚上由于班车上光线太暗,便选择在手机上里看深度学习的公开课。那段时间真的是很拼也很高效,获得感满满。后来春招的时候,戏剧性地率先拿到了阿里的offer,后来也拿了头条的。至于其他公司,就基本都推掉了。经历这些面试,不得不承认,在腾讯的实习经历对我的帮助是巨大的。想来17年底的时候,腾讯700的市值处于一个高位,大家还是非常看重腾讯的影响力的。而后来18年初离开腾讯后,股票却跌得停不下来了。

在杭州

在学校呆了一段时间后,大约快到暑假的时候入职了阿里的搜索事业部。在搜索这边,主要做一些手淘推荐系统召回方面的工作。这时候才发现需要用到真正的各种深度学习方法了,CNN、RNN、Attention什么一股脑都要学。而在此之前,我真的几乎只知道这些模型的名字,从来没实际用过,就像去腾讯之前对深度学习一无所知一样。幸运的是,豆师兄给了丰富的代码,教程和论文,也肯亲自带我。所以刚开始真的是无时无刻都不在看代码,刷TensorFlow的API以及琢磨模型细节。一两个月过去,可算是把这些东西搞得比较明白了,也到了转正面试的时候。回顾这段时间,虽然好像没做出啥有价值的产出,转正面试的时候感觉说的也大都是废话,但自己的提升确实称得上火箭般的速度了。

在阿里的这段时间,真心感觉阿里的技术水平和技术设施都非常好,这尤其体现在基础设施上,比如有阿里云的PAI,ODPS,还有一堆够用的离线server。而之前在腾讯的时候,是没有人帮忙做工具用的,组里面线上用的也不是深度学习方法,没有可参考的一手资料,再加上server居然不给上网。因此配环境,写代码,调试什么都得自己搞,现在想想真的是效率挺低的。两者一对比,阿里给我的印象非常好,基础设施完善,技术跟得上时代最前沿,做的事情和线上gap也不大。

技术以外,在阿里的生活也是非常惬意的。西溪园区非常大,用一句话描述就是八个群楼围绕着一个大型生态湿地。我租的自如甲醛房[1]距离公司也不远,大概8分钟的电助力车车程。和在腾讯的时候不同,这段时间我大概晚上9点拿了夜宵就回去了。很多个晚上走的时候,看到老大们依然在加班,不由感叹老大们比我们普通的员工更是辛苦。

在阿里的那段日子,我依然好几次感受到城里的月光给予的那片安详。然而不同的是,并不是每天晚上9点回去的时候所感受到的(这要怪罪于每天都有共享电助力车骑,所以回去的太过匆忙),而是数次从杭州东站到西溪园区的时候,从2号线文新站出来,慢步走到骆家庄公交车站等286路的那一小段路程[2]。286路车总是来得很慢,因此总要在车站中消磨一段时间。和中关村不同的是,这里的气氛并不是很冷清,有不少晚上加班的人士,以及一些疑似浙大的学生和我一起等车。大家都很安静的在玩手机,没有人发出异响。


  1. 住到快结束的时候,小管家告诉我房间的空气质量没有通过检测标准。 ↩︎

  2. 西溪园区非常偏僻。刚开始几次上海杭州来回折腾的时候,为了节省时间,都是选择打车直接去西溪园区的,但后来觉得等公交车也不错。 ↩︎

选择

如刚才所说,阿里组里面的同学和老大都非常nice,给我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所以按理来说实习转正留下来是不二选择。然而遗憾的是,我最终并没有选择留下来。这主要是也是着重考虑了家里人的意见:为了在上海落户。其实很多人搞不清楚是否真的有必要在上海落户,我自己也不觉得非要落户,我只是经常听说一串社会上广为流传的理论,不落户就没法买房,不买房就没法结婚,不结婚…这简直就是个无底洞。而我所在的团队是属于淘宝公司的,淘宝的注册地是杭州,自然是无法帮员工落户上海的。当初做出这个困难的决定的时候,老大表示很遗憾,公司确实提供不了户口这种硬性的东西,我内心也是觉得很遗憾。

后来经过综合考虑,最后选择了头条上海的TikTok团队,据说是海外版的抖音。头条的算法技术在业内是很认可的,又有很多的加班,很多的钱,这些无疑都非常适合我。具体到TT,在海外有可见的发展前景,算是对我有较大的吸引力了吧。

后来

总的来说,如果没有最开始的那篇best paper,大概腾讯也不会选我;如果腾讯不选我,大概春招就要跪,面试就得手撕代码;如果春招跪了,秋招自然多半是没啥戏了…这一步步就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第一步走的怎么样,就很大长度上决定后面的路是怎样。

在研究生整个求职经历中,除了自身硬实力达到标准线以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运气好。一是运气好选了有钱途和感兴趣的方向,二是有缘遇到了好的导师。回想当时犀牛鸟的选题经历,简直就像江学长当年的经历一样:我不知道我一个在上海做元数据管理的小白,怎么就从跑到北京做深度学习的课题了。后来还发现,进的还是最吸金的在线广告领域,团队也是的腾讯的明星部门之一(后来的面试官和学长告诉我的);在阿里也是如此,搜索和隔壁阿里妈妈也是非常优秀的团队,业务场景也非常核心。从广告方向换到推荐方向,除去内容上的区别,只是服务对象从广告主变成了用户,在这种变化下也对推荐这件事情有了更多元化,更深层次的认识。对于腾讯和阿里的导师,我则更加是心存感激。在腾讯时,Market真的教了我很多很多东西,无论是技术上的技能,还是对业务的理解,对公司的组织结构,甚至对未来行业的期许。Market都非常认真,有耐心地指导我。当时Vicky向我感叹道:你真幸运能遇上Market这么好的导师,我们来腾讯的时候可是基本没人带的。现在想想真是不能更加同意。在阿里的时候,遇到的师兄是豆。和Market不同的是,豆仅仅比我大一届,算得上年龄相仿,所以很多事情沟通起来会更加直接一点。豆很慷慨地指导我NLP模型的原理,如何写代码,也给了我很多非常有价值的论文,和我分享对推荐场景的思考,对求职的建议等等,让我进步飞速。无论是在腾讯还是在阿里,都遇到了水平很高,有思考力,并肯亲力亲为的导师,这些都不得不说是一种缘分和运气。

提前找到心满意足的方向和工作,就像高三阶段拿到了保送资格一样,不用再费尽心力准备高考应试了。正是因为这份幸运,我有了多余的时间去台湾旅行,有了很多注意力做一些比准备应试更加有意义的事情。在这之中,我最是要感谢的,除了一路上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就是那片若即若离的,在每座城市中都伴我同行,给我带来好运的月光。

最后更新于12月7日。


但愿人长久 | 2018.06.07

还以为很久没有回到这里看看,但数了数其实也只不过一个多月。一个多月对于一个人的一生而言,只是短暂的一段时间;对于历史的长河而言,更不过沧海之一粟。

一个月虽短,但先后听到了很多有意思的歌曲。五月初的那会儿,闵行忽然下起大雨,便想起去年这个时候离开她时碰到的那首「五月雨」;偶然听到了刘若英的「当爱在靠近」,心里面高兴得无所适从,于是偷偷地听了一遍又一遍;闲暇时研究了大壮那首非常社会风的「我们不一样」,发现简单朴素的歌词中却充满人生哲理;推荐歌单里发现裘海正于1994年发行的「爱你十分泪七分」,心中暗自为其"感情不能两头分"而感到同情和无奈[1];一遍又一遍重复弦子的「你是你的」,梦醒时分恍然发现,"我只是陪你疯了一场短暂狂欢的过客"这件事,不经意间降临在了自己的头上。


  1. 冷眼看我爱你十分泪七分
    从此离分不再有温存
    谁能爱你比我深
    感情不能两头分
    裘海正 - 爱你十分泪七分 ↩︎

我以前没怎么听过刘若英(奶茶)的歌,对她的印象大概就停留在以前在附中读书的时候,那时的语文老师特别喜欢她的那首经典的「后来」。听了这首「当爱在靠近」,才体会到奶茶歌曲里简单的,真切的情感。评论里有人说,奶茶的歌总是代表着最普通女孩子的心声。我想,其中的“爱从不允许人三心两意”,“天地都安静,唯一不安的是你的决定”这两句话,大概就是最贴切的了吧。

大壮在歌里说:“我们不一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境遇”。一听到这句话,我立刻就想起了「了不起的盖茨比」里的开篇那句:“每逢你想要批评任何人的时候,你就记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并不是都有过你拥有的那些优越条件”。是啊,我们的经历是如此的不一样,所以光是做到理解别人的决定,有时就已经很困难了,而要想感同身受别人的悲与欢,则更加遥不可及。鲁迅在「而已集」中也说,“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1]。

若不是遇到了知己,人与人之间往往疲于相通彼此的悲欢;以为遇到了知己时,却又可能词不达意。这其实并不是一种“世态炎凉,冷暖自知”的悲观主义看法,而恰可能真相就是如此。最初恋上别人的那些人,看不清这一点,就会时而为对方的决定感到内心不安;深爱别人的那些人,看不清这一点,就往往容易产生爱你十分泪七分般的无奈;以为“你是我的”的那些人,看不清这一点,便会爱得“忐忑”和“苦涩”,直到对方离开后,才发现自己一直都只是过客[2]。


  1. 楼下一个男人病得要死,那间壁的一家唱着留声机;对面是弄孩子。楼上有两人狂笑;还有打牌声。河中的船上有女人哭着她死去的母亲.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鲁迅 - 而已集 ↩︎

  2. 你要你的快乐
    你选择你的选择
    我只是个陪你疯了一场
    短暂狂欢的过客
    弦子 - 你是你的 ↩︎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所以尽管很喜欢这些歌的旋律,但最终并没有把它们放上来。因为内心里知道,无论是刚刚遇见时的欣喜,还是爱到泪七分时的无奈,以及发现你只属于你时的不甘与忧伤,都不是自己应该留恋和依赖的情感因素。月亮并不是因为对人们有什么怨恨,才在人离别的时候变得圆[1],而是月亮自古以来就有阴晴圆缺;他人也不是因为生而冷漠,才对你我的情感漠不关心,而是人注定就要经历悲欢离合。这一切的一切,皆是人生百态。因此,于自己而言,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喜物而不溺于物,钟情而不陷于情,方能久远。


  1.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苏轼 - 水调歌头 ↩︎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然而还是希望遇到的每个人都能够长久,希望在未来的某年某月,即使是相隔千里,在看到明月之时也能够思念起彼此吧。

其它参考曲目


夢追人 | 2018.04.22

四月是个神奇的月份,发生了很多意料之外的事情。一方面经历了各种和预想中不一样的面试,另一方面认识了一些不曾以为会遇到的人,诸如此类似乎都在揭示人生的不确定性。

曾几何时,处于低沉状态下的自己,总感觉人生不过如此。有时候就仿佛预见到了未来的光景,一眼望穿未来某年某月的生活的样子,从而对很多事情失去了兴趣。后来有一天,听人推荐看了部电影,叫Before Sunrise。这部电影情节很简单,讲述了一个美国男青年和法国女青年的偶遇和他们在维也纳闲逛的故事。撑起了整个电影的剧情仅仅是两人之间的来回对话。我不禁思考,电影想传达的意义是什么?后来看了写一些影评,得知意义也许就在于偶遇本身。茫茫人海,我们每个人是一个点,彼此之间并无二异,而连接人与人之间边,即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让有些人开始变得与众不同。偶遇,其实就是随机产生一些边的过程。

关系产生和发展都是具有很大随机性。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遇到新的朋友,也很难知道什么时候故人会离你远去。人在年少时候,总会对关系抱有天真的幻想。记得高一入学的时候,丁老师让我们填写理想中的大学,几乎所有人都会写清华大学,然而事实上只有很少的幸运者可以和清华发生关系。又如,小孩子都希望长大了成为科学家,然而他们后来会发现鲜有人会成为科学家,科学家在做的也不一定是科研工作。

大多数人在经历过这样的残酷现实的洗礼之后,就渐渐失去了梦想,慢慢变得平庸。在前几天腾讯的面试中,HR问我:你有什么伟大的梦想?我虽暗地里知道他是在试探我是不是有创业想法,然而实际上,我也着实没有想出什么伟大的梦想。我们平时太执着于忙着当下的学习和工作,以便以后有着更光明的前途,却鲜有时间去想过伟大的梦想这种不实在的事情。不过我觉得这也无可厚非,不知道想要什么的时候,随大流是最保险不过的做法了;人们放弃拥有伟大的梦想,是因为他们在不断成长的过程中渐渐发现这是不靠谱的,不值得为其花费精力的。做人要看清现实,与其执着于不切实际的,不如立足于当下,先从实现短期目标开始,这也有点像从“立长志”转变为“常立志”;另外一点就是,拥有梦想就很想去实现或得到它,但有明知很难得到,所以就会带来痛苦。所以有些人就选择放弃,成为佛系玩家。

就这样时间慢慢过去,人们就会忘记以前之所想,自然也包含梦想。然而,也总有一些人,他们或是在梦想的道路上坚持不懈,或是抱着但行梦想,莫问前程的态度。就这样再过了一些年,其中有的人就真的成为了成功人士。他们回忆起早些年的梦想和努力,再看看自己现在取得的成就,就后知后觉地发现了,哦,梦想还是可以有一下的,万一实现了呢。

KOKIA这首「夢追人」,本是名古屋东区的至学馆高等学校(一所高中)的校歌。在2011年夏季甲子园爱知县的棒球决赛中,由于至学馆历经重重困难,战胜了比它强大的爱工大名电,从而进军甲子园。所以后来有人把这首校歌 + 棒球赛po到网上,获得了巨大的点击量,于是商业公司便找了KOKIA重新演绎了这首歌[1]。KOKIA的声音一直都富有感染力,温柔中充满力量,听了有好一段时间后,现在终于把它放了上来。


  1. 参见KOKIA: 梦追人 ↩︎

只要有你,就可以越过夜空变成银河。
只要有你们,就可以越过夜空变成银河。
只要有梦想,就可以越过夜空变成银河。

所以我后来又想起了一些尘封已久但却虚无缥缈的梦想,梦想还是应该要有的,其实也不一定要放弃成为一名追梦人。


Letter Song | 2018.04.01


不怕 | 2018.03.11

这两天打开了很久没打开的foobar2k,发现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听过弦子的歌了。久得以至于都忘了上次听她的歌是什么时候了。看了下文件创建日期,才发现已经至少2年了吧。

本科时候最喜欢弦子(张弦子)这位歌手。但她好像一直不温不火的,说起来其实她唱功挺不错的,人长得也好看,大抵是因为没有签一个好的经纪公司吧。弦子的歌虽然很多也都是不免俗地唱一些情情爱爱,但是感觉她的声音比较好听,歌曲旋律非常符合我这种旋律党,还有点淡淡的忧伤。除了旋律,她的歌词也挺不错的,词句的表达和歌曲的主题都能匹配得很好。早些年的时候,由于没有听CD的条件,为了找弦子的无损歌曲,我还学会了好多特殊的找资源技巧。偶然发现弦子是南宁人的时候,还和室友开玩笑说去弦子家里围观一下。

我觉得弦子是位认真在唱歌的歌手,她唱的每一首歌,我几乎都听过好几遍。她同一张专辑里的不同的歌都有着相似的曲风,看出来她是对专辑里的每首歌都很用心的,而不是像商业派歌手,都会做一些主打歌曲来做热点,至于专辑里其他的,则显得比较平庸;对于不同的专辑,弦子则会做一些不同风格的尝试,最典型的就是MV画风清奇的「看走眼」了。弦子出过「醉清风」、「天真」和「不爱最大」等这么多专辑,都是我非常喜欢的,而这首选上来的「不怕」,却是出自一个不是很出名的「逆风的蔷薇」。但其实这首歌也是很好听的。

记得弦子最后一个专辑就是「看走眼」,这个专辑2013年出的。没错,弦子后来就再也没有出过专辑,取而代之的则是偶尔给电视剧唱唱主题曲什么的,但也不是什么很有名的电视剧。我知道弦子后来和李茂结婚了,然后很长一段时间(直到现在),他们就偶尔在微博上晒晒娃什么的,也没什么大的动静。我偶尔也注意到弦子去参加一些商业活动,唱的也都是「醉清风」,「舍不得」这些早些年比较出名的歌曲,可「醉清风」和「舍不得」明明是比较悲伤的曲风,商业活动中的人们又如何能体会到这份情感呢,不过就是消费旋律罢了。

我仿佛就感到弦子在渐渐离她的听众远去了。我觉得弦子一定是个有才华的歌手,但是可能是因为没有好的机遇,可能也会因为女人结婚了就需要放更多精力在家庭中,弦子后来没有更多更优秀的作品带给我们了。其实我不会在乎她是不是会像范冰冰那种大红大紫,或者参加什么「歌手」这样非常商业化的综艺节目。我只是觉得她没有更多的作品来证明她的才华,这会让她的粉丝多多少少有点遗憾和不公。另外一点就是,从我最喜欢的钢琴版「醉清风」发布到现在,已经过去13年了,于弦子而言,我不觉得她有多少机会了;于听众而言,希望我们都能在时间不断流逝的时候,会因为有弦子歌曲的陪伴,不会再感到害怕吧。


不归人 | 2018.01.20

「不归人」的故事背景设置在古代,讲述的是“他”不得不离去,徒留作者一人长叹的故事。“怎料无情换悲欢”体现了不归之事是突然发生的,不免让人和边塞参军之事联想起来。秋寒天气,竹林深处,阑珊灯火旁,他又将作者拥入心间。这看似是不归人最终的归来,实则是一场虚景描写。而这里红了双眼的人,也应该就是作者本人。

这首歌词让我想起了去年浙江语文高考那篇引起轩然大波的一种美味,“鱼眼里闪着一丝诡异的光”实则也是用魔幻的笔法来暗指生活的贫苦。幸福对于常年处于清苦的家庭来说就是一场的梦,它如此美妙,但又随时会被戳破,就像从没有来过。

文学家喜欢用一种委婉的方式来诉说观点和传达情感,这可能使得观众能更为深切地体会到作者的意图。所以说,很多文学家其实也是在做技术活,对于同样的思想,如何用文学手法来更好地将其传达给别人。然而就思想本身来看,多数都是简简单单的。人不归就去寻找下一个,吃不上鱼就多去赚钱买鱼吃。虽然这种强理科思维会让生活变得机械而又无趣……但人类健忘的本性下,一切都将随风而去,everything has gone with the wind。

Last updated on Jan 29,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