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2019 乘客年度

Dec 31, 2019Jiaxi

转眼间,就到了2019年的尾巴。虽然感觉校园生活已经离我很遥远了,但是去年写2018年终总结的情形依然历历在目。由于已经参加工作,今年就没有太多空闲的时间(也可能今年不再是个容易感慨的人了,或者没太多事情可以感慨……),因此这个网站也没有太多的新内容,最直接的是音乐日记就没有再更新过,还停留再那首处于TBD状态的《失踪》。

首先要表达一件颇为遗憾的事情,就是我再也无法在jiaxi.me上完全真实地展现内心想法了。我最初建立这个网站的时候,是想把一些不适合在其他社交平台上说的事情放在这里来说;在这里不必有社交伪装,也没有观众压力,可以说些真正想说的。我有时在想,除了当notebook外,jiaxi.me更是一个现代版本的日记本(diary/memory book),此处想起以前追了很多年的美剧《吸血鬼日记》。但是后来发现,内容一旦写出来,就总会被他人看到,或者被朋友们看到,或者是被在谷歌搜到这个网站的陌生人看到[1]。我不想所有的想法都被人看到,也不想因此给我或者这个网站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因此有的想法就只能隐藏在心里了。


  1. 事实上,为了减少打扰,我并没有开放该网站给百度爬虫,因此在百度上应该搜不到我的网站。但可能是由于ghost本身的机制,在谷歌上可以搜到 ↩︎

‌‌2019年做了哪些事情呢,回想起来也无非就两块:1月-3月份这三个月在交大等待毕业,4月-12月在字节跳动工作。虽说研究生是2.5年制的,但毕业时节处在了一个不前不后的3月份,成为了今年生活状态的一个分水岭。1月份的时候,主要是忙活着毕业答辩和答辩后续事宜,同时还偷偷先去公司实习了下;2月份在家过年;3月份和实验室同学一起去了毕业旅行,关西关东十日游;4月份办理了正式入职,加入了TikTok (Musical.ly)的推荐团队(可以理解为海外版抖音),适逢清明假期,又和小汤一起去江西婺源转了转,回来继续工作;到6月份端午节时候又和xr去景德镇和庐山玩了一圈(xr指我的一位同事,而不是我的iPhone xr),这两次游玩加起来相当于把江西该去的景点都打卡完毕了,于是写到了同一篇游记里:油菜花、瓷器与匡庐。7月份和8月份,除了平时安心工作外,周末还经常出去看看房子,然而我的户口一直没有批复下来,所以真的就只是看看房子;10月份呢国庆小长假没有出去玩,因为做了个点阵激光手术,所以在家安心静养了。11月和12月,依然安心工作,闲暇时间买了套房子。

日本毕业旅行
ANL实验室的集体毕业旅行
油菜花、瓷器与匡庐
19年的清明与端午

毕业前在交大

白云苍白色,蓝天灰蓝色
我家快到了
——王菲《乘客》

我们的答辩日期是安排在1月9日,在此之前要准备好各种答辩材料,包括自己的材料和帮老师们准备好的“评语”。因为还要请至少一名外校老师,所以外校老师的那份也要准备。考虑到前几年学长们毕业总是莫名地被老板拖进度,比如迟迟不邀请答辩老师了,不给审毕业论文等等,虽然到最后学长们也能顺利毕业,但是总是把事情拖到最后再做,总是让人感到着急不安。所以我们引以为戒,及早地催老板做各种答辩准备。我记得我当时充分发挥了各种主观能动性,能自己搞定的材料,不厌其烦地跑教务处提前搞定(当然也顺便帮一起毕业的同学们搞定)。三番五次后,和教务老师都混脸熟了。后来连教务老师都表示:你实验室同学真应该请你吃顿饭!当然,后来他们确实请我和Yannis吃了饭,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所以后来回想起毕业这段事情时,感觉当时的心情是很奇怪的。按理来说毕业前应该是对学校有诸多不舍才对,可实际上是心里早就期待着赶紧滚蛋了,不想再在学校继续呆下去了。我后来想了一下原因,大概一方面是因为感觉在学校纯粹是浪费时间,另一方面对科研这种事情更加了无期待罢。

在学校浪费时间这件事是很明确的。我时而在知乎上看到清华的同学们吐槽“上课耽误学习”这件事情,在交大其实也是这个样子。关于本科在致远遇到了一些科研做的很棒但是讲课就像shit一样的老师,我已经不想去吐槽了。在研究生阶段,我很“机智地”或者说是“精致地”选了一些水课,换取学分的同时还有更多空余的时间做自己的事情,所以就早早就能把论文发掉,还搞了一些研会的事情,不得不感慨本科同学就玩的这么溜的套路,我居然研究生阶段才搞明白。然而很可能正因为论文发掉了,后来我就被老板安排了很多杂活,比如做PPT、做课件、做973海报,写华为HIRP申请书,整理申请职称的各种非常复杂的材料… 起初我还是可以饶有兴致的搞一下这些,后来才发现是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做973海报给我最大的收获,其实就是给我增加了一个茶余饭后的谈资:毕业以后,每当我和别人讨论那年去台湾旅行的感受时,都情不自禁谈起那个在垦丁民俗的安详的夜晚:我的驴友们在饶有兴致的吃零食看电视节目,而我拿出没有散热风扇的Surface,电源模式拉到最佳性能模式,开始下载用于做海报的PhotoShop,后来发现网速实在太慢,于是我学会了用PPT做海报,那夜的月色是多么令人难忘🙂。

(注:此处参考了百年孤独的开头,加一个狗头)

实验室历届文化衫:無論世事如何,我心熱情如火 | 1.26,东309

毕业答辩期间给我记忆最深刻的一件事,当属毕设论文审核这事。有一个国内学术圈内长期存在但并不合理的规则,那就是毕业论文的评价总是学生提供给老师审稿的初稿,然后老师修改后提交。原因很简单,一方面是因为导师们时间比较有限,难以一一看完然后自己写评价;另一方面则是导师实际上并不一定对学生的科研工作那么了解。对于这种程度的“规则”,我还是可以理解并接受的。但是后来不知为何,也许是出于我经常被告知的所谓的“能者多劳”,我就被明明白白地安排了帮老师们对我们实验室和隔壁实验室所有的同学的毕设论文写评价,一共大概10份左右吧,每篇文章不仅要写优点,还要写缺点;对同一篇论文,不仅要帮论文作者本身的导师写评价,还要写校外老师的那份。我觉得那个下午,是我研究生这两年半中想象力最为爆发的时刻。

如果说这种事是大家都能接受的,譬如很多人也认同会期刊议论文由导师交给手下硕博学生进行review也是合理的,那我就觉得把同行评审做成这样子的学术圈,以后大可不必标榜自己是一片净土了。事实上,从本科接触科研开始,我就没感觉到有人告诉我科研是一件纯粹的事儿,那只是一个低年级学生的向往和一厢情愿。后来反倒觉得这是一门生意,方向和ROI很重要;又像是一种销售工作,对工作的阐述(吹嘘)很重要。只是,总有这样一批科研工作者,他们既不创造商业价值也不创造科研价值,却白花着纳税人的钱;他们隐躲在少数真正有科研贡献的人的光辉之下,跟着刮蹭政策的红利,用不同研究方向的评议gap给自己打掩护,这让我真正感觉失望。我宁愿去堂堂正正地蹭时代(互联网)的红利,对着投资人夸赞(吹嘘)自己的工作,相对来说这能甚至让我倍感安心。

ok,吐槽的事情告一段落,还是讲一讲出去玩的事吧。和实验室同学去日本毕业旅行的计划是早早就提上日程的,做旅行计划的时候,我又一次发现我这个自我定制的网站是多么好用(服务器放实验室自然速度很快啦)。旅行中的经历在游记里都写得比较清楚的,就不再赘述。不过还是有几点感受想提一下吧,一个是没能实验室所有人都去,这挺遗憾的。因为我曾幻想着带个实验室标语的大红色横幅,然后在不同景点拍个类似于实验室“全家福”的合集,这一定是多年以后回顾起来看非常有价值的东西。但可惜大家没能达成一致的想法,只能看着这场毕业旅行降级成为旅行了。另一点是,坐过富士急乐园的过山车之后,我发现我并不如我想象的那样:对于再可怕的过山车,我总是“我,可以!”。事实是:“我?算了算了…”

毕业后在公司

高架桥过去了
路口还有好多个
——王菲《乘客》

如果说读研像在高架桥上高速行驶的路程一样,那么毕业后参加工作则是过去高架桥后,在平稳道路上的漫长旅途。路口一个接一个过去,路口的人也会一个接一个到来,然后一个个消失。工作后回头往前看,发现很多人都渐行渐远,研会上认识的人逐渐毫无交集(很高兴毕业典礼时候还遇到了小玥玥等几位同学),课程上一起做大作业的人甚至连名字都记不起,只有实验室同学倒还偶尔有点联系。

但这并不是一件让人唏嘘的事情,相反是我所期望的。这一年以来,我一直强调给自己做减法,一方面是减轻自己的社交压力,另一方面,如《演员请就位》中炎亚纶所说的,只有懂得做减法,才会有新的东西进来。我很高兴看到的是,自从毕业以来,摆脱了很多不必要的社交关系,删掉了一些总是给我带来困扰的人,这让我感觉轻松和安心。我不用花时间在无意义的微信聊天上面,可以更加专注于工作和忙自己的事情,更加细致地品味喜爱的影视作品[1]。毕业以后,经常一个人晚上8-9点下班后去电影院看电影,后来我甚至开始习惯这样,反而不习惯和别人约片。总的来说,做减法让我的生活变得更加轻松和高效。


  1. 对于今年所有的观影,我都在豆瓣上给予了短评,并写了一个同步器同步到我的网站上,待会会把观影记录贴出来。 ↩︎

人生就是一列开往坟墓的列车,
路途上会有很多站,
很难有人可以自始至终陪着走完。
当陪你的人要下车时,
即使不舍也该心存感激,然后挥手道别。
——宫崎骏《千与千寻》

另外,我也很开心看到这一年在处理人际关系上些许的进步。无论是面对亲密关系中的矛盾,还是非亲密关系中的道不同不相为谋,都冷静地做到了妥善处理。2019年,不曾做出任何亏欠他人的事情,但也没有让自己沦落为一个“讨好者”。在与他人发生不和的时候,我很清楚地提醒自己,人与人的经历可能大不相同,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们每个人,也并没有什么资格轻易地去评判别人。我们改变不了别人,也拯救不了别人,于是后来我学会了沉默——对于那些终将离我而去的人,我还是尽量让自己心存感激,然后挥手告别罢。

讲一些轻松愉快的东西吧,如刚才所说,只有懂得做减法,才会有新的东西进来。工作后,我觉得收获还是很大的。认识了很多和谐的同事,接触了大量一线业务场景,对推荐系统的整个end-to-end流程也算大体上摸清楚了。之前虽然有两次长期实习的经历,那时候对业务的了解比较浅薄,对模型上一些所谓的创新抱有华而不实的幻想,现在回头来看,我认为那时候的自己对技术和业务的理解是“天真”的。

搬家前的工位,早上9点半还没上班 | 2.12,八号桥

记得有一次开周会,老大突然问我一个问题:如果给我YouTube的所有技术,我能重新作出一个YouTube出来,打败Google吗?当时没有给出正确答案,后来才知道答案是否定的。因为纵使有所有的技术,但若没有最核心的“内容”,即用户的投稿,这个社区是无法为用户服务的,这就是UGC产品的核心竞争力。我们做推荐技术,一方面是为了帮助用户快速筛选出他们最喜欢的内容,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帮助用户的创作得到更合理的宣传和分发,形成一个创造和消费的闭环,这就是内容分发的社会和商业价值所在。以前头条做的是文本的内容分发,现在抖音做的是视频内容分发。今年在国外和国内都很火的李子柒,就是个在UGC生态下成功的典型例子。

所以在来公司初期的时候,我最感兴趣的一个推荐子方向,就是冷启动技术(虽然我做的方向并不是这个)。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也偶尔在论文里看到和冷启动相关的介绍,但是都基本上跳过了,因为觉得冷启动不是什么“高级”的东西,在学校还是更喜欢那种在清理好的数据集上做模型创新和strategy设计的工作,后来来公司里做UGC产品的推荐,才意识到冷启动是多么的核心重要。冷启动,顾名思义,就是考虑如何把每天用户新产生的投稿分发出去。因为模型都是基于ID类特征的,所以对于没有见过的新视频,模型很难给一个较高的分数来分发,这样就会产生好多问题:

  • 优质候选池会越来越小:系统每天都推和之前一样的内容,用户总有一天会厌倦,尤其是对于抖音这种有消重服务的产品(用户看过的视频就不会在推给用户看了),用户能看到的优质内容会越来越少;
  • 无法挖掘出新的高质量内容:对于能产出高质量内容的用户,如大V用户,他们的内容无法得到有效的曝光,这对平台是巨大的损失,如果这些用户也因此对平台丧失信心而离开,那则是更大的损失了;
  • 打击了内容创作者的信心:对于UGC产品,每个人都是创作者,都是自己美好生活的导演,如果大家发视频后发现没观众看,没有粉丝互动的话,那会很影响创作者的信心,从而发生用户流失的情况(留存降低)。

冷启动技术的重要性还有很多点,这里就列了主要的三点。关于第三点,我深有体会。我自己这一年在抖音上也发了多多少少近10个视频,但是早期的视频几乎都没有播放量,更不用说点赞和留言了,唯一的几个零星的播放还是同事和我自己点的😂。后来找抖音负责冷启动的同学问了下,发现我的账号确实是没有冷启动成功,连基础的保量阈值都没达到[1],属于少数的那些保量失败的case。他们还邀请我后续协助他们优化冷启动,但之后也没有找过我😂。我后来发现wenjia老大(现在已经是头条的CEO了)发的抖音视频,播放量和点赞量和我也差不多一个量级,就感觉推荐系统还是挺“公平”的哈哈哈。


  1. 当时的保量策略是,对于每个用户的任意一个视频,都会有一个保底200次的分发 ↩︎

这一年,技术上的收获也很大。包含写代码能力(工程能力)和对模型的理解(算法能力)。来头条之前,听过一些人讲头条的工作氛围,于是做好了成为“全栈工程师”的准备。后来果不其然,这半年多,做了很多推荐系统工程上的优化,写了很多很久都没有碰过的C++代码,但其实深度还是不够的,多是业务侧的逻辑实现,和做架构的同学比还差得远的;除了写C++,还写了很多前端相关代码,一个是给团队做debug tool(其实主要还是自己在用),另一个是给jiaxi.me做优化,这个罗列一下大概有如下几点(其实也记在About页面了):

  • 2019/05/19: ghost升级到v2最新版,ghost-algolia采用Netlify生成索引;
  • 2019/06/17: ghost-algolia js更新 & 采用本地Netlify生成索引;
  • 2019/08/08: 优化移动端导航栏样式;、
  • 2019/10/05: post/page增加feature_image背景显示;About页面增加table switcher;重新设计自适应性header;
  • 2019/10: 增加天级别的豆瓣观影记录同步器,观影记录同步在About - Douban页面;

模型方面的收获相对来说比较平凡,主要就是对基础的FFM模型,普通的Deep模型理解更深刻了,知道了怎么更好的将这些模型结合在具体业务中,也对数据流的生成和特征的构造有了全面的认识。而对于复杂模型,比如之前在阿里搞的用RNN做召回,NCE loss设计和采样方法,则愈发生疏了,主要是公司的技术栈对这些复杂模型还支持的不是很好,应用场景有限吧。

搬家后的工位 | 9.12,科技绿洲

除了技术外,还想讲讲生活,毕竟在程序员圈子里还是经常提起work life balance这件事的。我一向不反对非强制性加班,因此最早来的时候就没有介意字节的大小周机制(两周加一天班)。后来呆了一段时间后,感觉字节还是毕竟人性化的。工作日晚上也不会回去太晚,主要还是看个人的工作进度和产出诉求来自我决定什么时候下班吧,周日的加班,也是从不强制的,不想来直接提交下积分假即可,但这样1.2倍的加班费就没了。整体上虽然和国外一些公司可以开启养老模式相比不算什么,但我觉得还是比较自由的,仔细想了下,原因主要能归功于这三点:

  • 字节是按工作产出计算绩效,而加班不等于产出变多,对于算法同学而言更是这样。与其过度劳动导致效率低下,甚至还不如早点回去看看论文或者静下心来思考下,业务的优化点还有哪些,因此盲目的加班并没有实际意义;
  • 相对于北京的团队,上海团队因为不在总部,因此加班氛围就不会太严重;
  • muse团队在未被字节收购前,即处于创业时期的时候,也是没有加班传统的。

此外,公司的字节范文化还是非常符合我们90后这一代的口味的。比如扁平化管理(同事之间平级相处)、基本不用做PPT(除了做分享报告时候)、不开无用的会、内部不搞敬语和头衔、强调谦虚ego小(能听的下别人的意见)、敢于当面表达真实想法/承认错误(我还不能完全做到表达真实想法),不装B不爱搞面子工程等等。说了这么多就像是把字节范抄了一遍🤣,在给公司做PR(公关)一样,但这些确实是实实在在地让工作变得更加和谐高效。很庆幸处于这样一个文化和管理方式不断革新的行业和企业,不用遭受体制内臃肿的体系,可以安心做点实事。有时和朋友讨论一些其他公司/单位的管理方式,感觉不同公司管理方式的区别确实很大,体制内着实不适合我。不管怎样,我觉得这种扁平风格的管理方式也应该是各个行业未来发展的方向吧。

至于在公司和在学校生活的区别,我倒是觉得既有相似又有不同。相似之处在于,在公司写代码做项目,和在学校写代码做科研的感觉差不太多,不会有人专门盯着去push你,毕竟不像开发同学一样有明确的项目排期,也不像金融同学们早上股票开盘前要开个会。不同的地方,是短期做不出收益的时候还是会有一些压力吧,毕竟有长期和短期的KPI/OKR,而在学校的时候就比较自由一些。实验不符合预期时,有时候会怀疑这一届用户为什么不按套路出牌哈哈。

要按套路出牌

另一个非常明显的区别是,工作后可以较充分地做到工作和生活分开(除了值周on call),这是我也时常和朋友谈到,并认为非常重要的一点。下班后,除非特殊需要,一般不需要太考虑工作上的事情,这是我喜欢的方式。而在学校做科研的生活方式则是恰恰相反,虽然看似周一到周日随时都可以决定是否休息,不做实验不看paper了,但是实际上所谓的“上进心”会使得我无论是工作日和周末,都会经常操心论文上的事情,平时论文看久了,就不免想开小差休闲一下;工作日出去玩,又时而产生一丝负罪感,想到别人的paper发的如何如何了,就不免还是要回去拼时间看paper。在这种生活和工作无法显式区分的情况下,所谓的寒暑假也形同虚设。这是我非常不喜欢的一种生活状态,除非有一天我甘愿做一只咸鱼,随便发两篇paper去个普通一本二本学校找教职。

下班后还需要coding嘛

把工作和生活区分开,我认为是非常重要并且不容易做到的事情,这和我之前发现的如何避免“学科侵蚀”实际上是同一件事。这里提一下学科侵蚀这个说法,之所以提出它,是因为本科时候在致远时常看到研究的很出色一些人(有学生也有老师),他们的学术做的好,但是相处起来总给人比较奇怪的感觉(虽然别人和我相处起来也可能会感到奇怪)。我觉得这本质的原因是他们可能把做学术那一套方法论延伸到生活的各个角落,我觉得这就是被学科侵蚀了[1]。一个典型的例子,在学校里,当大家谈论一些程序猿相关的笑话时,经常会吐槽/自黑程序猿或理工男在异性相处的时候总显得木讷无趣,不解风情,其实本质原因就是把写代码那套规范的逻辑搬到了与人相处上面了。事实上,写代码时该遵循写代码的规范,而和人聊天的时候应该走走另一套方法论;在职场上,如知乎上经常说到的一个例子,有些教师白天在学校里教导完学生后,下班后回到家里,在和家人的相处中也会易于产生一种“说教他人”的态度,导致家庭关系不和,这也是一个学科侵蚀的例子,当然也就是所谓的工作和生活没有区分开。

这一年,也一直有在思考未来工作的发展方向。我一直非常认同江学长的那句话:一个人的命运呐,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先说自我奋斗,于我而言,当下正处于这样一个有可见上升期的阶段,即高起点入门,努力就能提升的阶段[2]。目前做出典型性产出,证明自己是最重要的。除了公司内部的业务产出,也要关注通用技术的进步,我想主要包括典型性开源产出和paper吧,以及一个自己的公众号(参考今年网易裁员事件)。目前没啥开源工作,确实是自己能力不够吧;paper之前在阿里写的那篇后来也没有跟进下去,一方面是没时间(懒),另一方面是想做solid work真的不容易😥。


  1. 这里并没有在指责什么。我可以理解,大学和高中义务教育是不一样的,大学主要承担的社会责任应该是培养学生的专业能力,至于学生的为人处世方面,也许不是大学需要关心的。事实上我也不并清楚我们的大学是否需要关心学生专业能力以外的事情,也不知道大学在招聘老师的时候是会多少程度上考虑科研能力以外的事情,这些在读书的时候并没有人提过… ↩︎

  2. 60万年薪,在职场上或者是技术专家,或者是中层管理人员。而这两个层次,都完全可以通过个人努力来实现的。但是之后,如果想再往上走一步,规则就变了,机会所起的作用越来越大。
    例如我现在的职称是技术专家,职级的要求主要是在技术深度和领导力上,这些通过我个人的奋斗完全可以达到。也就是说,要达到技术专家的要求,我只要是和自己竞争,持续的超越自己就可以了。
    但是要达到更高一级的职称(科学家)要求,可就不仅仅是技术指标,而是附上影响力,尤其是市场影响力。但是,问题的另一面是,一个产品是否大卖,真的不仅仅由技术决定的。
    作者:沈世钧
    知乎回答:月薪4万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

列一个感觉还不错的公众号,搜索事业部的一哥们做的:

浅梦的学习笔记
记录&分享工作学习中的算法技术原理与实践

对于历史的行程这件事,在21世纪二十至三十年代,无疑人工智能技术和自动驾驶是具有蓬勃生命力的的方向。纯人工智能技术目前吹得厉害,泡沫有点大,和能实际落地的主要还是集中在推荐和广告上,安防方面也是大头。此外的方向,感觉商业变现很难。因此我觉得最好的是将机器学习技术和其他行业结合起来,替代有规律可循的重复性劳动,像教育和医疗目前也有很多公司在做了,这里面最难的主要还是如何构思场景和积攒数据吧,所以也应该有意识地和其他工作方向的同学聊聊,看看别人的工作是怎样的。不管怎样,开放谦逊的态度,是自己之后应该主动遵循的(先给自己立个flag,虽然我现在不太喜欢开放地主动找别人问事情)。自动驾驶的话,目前是一窍不通,以后应该主动关注下,所以先买辆Tesla Model 3找找感觉(笑)?

工作方面,最后想补充的一点是保持学渣心态,这个就不多赘述了,下面这篇文章(from Cat Chen‌‌)讲的就很好:

如何看待 Facebook 总部一中国男性职工因面临被辞退于 2019 年 9 月 19 日跳楼自杀? - 知乎
我在 Facebook 工作了接近 7 年,两个月前离开,这么多年来从心理上确实经历过各种起落吧。曾经也有过一…

正经学习群这一年

这几年,正经学习群是陪伴我最多的一个小团体。虽然手机里的照片都完好保存着,但以往两年都没有单独给我的狐朋狗友们做总结,今年则开启这样一个新的模块。回头来看,大家一同经历的还蛮多的,基本上都是吃喝玩乐…

2019年除夕夜视频聊天 | 02.04(除夕夜),微信APP 在小汤家的聚餐(我当时在日本玩,因此未能参加) | 03.15(周五),小汤租的第一个房子 毕业前在La Bamba的聚餐 | 03.28,交大La Bamba 小汤表示见不到马指导“非常难受”,因此要约饭 | 04.19(周五),徐家汇红辣椒 第一次去俊哥家吃火锅 | 07.06(周六),俊哥在杨浦的家 马指导陪我过生日! | 08.29(周四),清进洞(韩国料理) 和小白小汤去徐家汇约饭 | 09.27(周五),徐家汇 安慰俊哥一场不存在的分手 | 11.16(周六),徐家汇和记小菜 第一次去小汤家,给马指导和小白过生日 | 11.23(周六),小汤租的第二个房子 俊哥忽然要请吃火锅 | 11.30(周六),珮姐老火锅 2019 - 2020跨年夜火锅聚餐 | 12.31(跨年夜),小汤家

观影、游戏、读书和其他

和去年一样,今年在观影和游戏方面都没有落下。观影方面,从今年开始,我对每一部看过的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都会在豆瓣上留下一个短评。之所以要这样,一个原因是,我觉得这有利于督促我思考,增强对影视作品的理解,也相当于锻炼下阅读理解能力吧;另一个原因是,总感觉随着时间的流逝,就渐渐忘记以前看过的很多作品,既然花时间了,还是希望能尽量多地留下些什么吧。今年做的非常cool的事情就是在网站上加了个基于Django的豆瓣观影同步器,能更加清晰地把观影记录直观展现在这里。

以下是2019年的豆瓣观影记录:

游戏方面,今年的收获也不小。一共完了如下几款游戏:

  • 生化危机2:重制版 | ⭐⭐⭐⭐⭐:不愧是经典作品的重置,剧情代入感非常棒,游戏关卡设计非常有意思,是一款让我沉得下心来玩的游戏;游戏总时长不算长,刚开始玩还有点害怕,后面习惯了就好很多(被暴君紧追不舍的设计真的让人很紧张);
  • 地铁:逃离 | ⭐⭐⭐⭐ :游戏玩法和前面几代差不多,但是变得更加自由开放了(感觉也更难了),地图更加宏大。游戏剧情挺长的,后面感觉越来越难了,最后没能坚持到通关,有些关卡,比如大猩猩那一关,怎么打都打不过去,感觉自己的操作是越来越菜;
  • 鬼泣5 | ⭐⭐⭐:鬼泣5肯定是款好游戏,但是似乎今年对这种题材的不太感兴趣,第一关还没过就放那里吃灰了;
  • 只狼:影逝二度 | ⭐⭐⭐:又名“死了两次的狗”。和鬼泣5一样,这个游戏也很优秀,今年的各路评价都很正向,但依然没玩下去;
  • 瘟疫传说:无罪 | ⭐⭐⭐⭐: 这是个小公司出品的游戏,游戏剧情代入感很好,玩法也设计有一定新意,玩到了很后面快接近尾声了,突然没有动力继续玩下去了,于是去B站上云通关了下;
  • 黑相集:棉兰号 | ⭐⭐⭐:这是一款电影游戏,就跟着剧情安排往前走,在需要的时候做选择即可。游戏整体感觉还可以,就是一惊一乍的太吓人了[手动捂脸];
  • 布莱尔女巫 | ⭐⭐:一款自由探索的游戏,让我感觉非常懵逼,不知道怎么玩,所以玩了一会就删掉了。后来看B站上的视频,感觉像是逃生那种类型的恐怖游戏;
  • 三位一体4 | ⭐⭐⭐:最开始很激动地以为是《奥日与黑暗森林》(Ori and the Blind Forest)的下一代,后来发现记错游戏了...
  • 底特律:变人 | ⭐⭐⭐⭐⭐:是一部标准的电影游戏,讲述了底特律这座工业城市里,三个不同工种的仿生人逐渐意识觉醒,变成人类的故事,不得不说“变人”这个简称的翻译太直白了……但是游戏真的特别特别棒,故事有非常强的感染力,关键转折点的设计也给玩家带来很强的参与感,画面做的十分精致,富有未来科技感。因为没有PC版本的(不过好像2019年年底也在epic平台上架了),所以这个游戏是在B站上看阿斗的玩的(B站链接)。后来还搜了搜这家游戏开发商的前代作品:《超凡双生》,也很不错;
  • 荒野大镖客2:救赎 | ⭐⭐⭐⭐⭐:2019年的压轴作品,R星的3A大作终于登录PC了,毫无疑问是是必玩作品。大表哥2玩法和GTA5类似,但由于故事背景设置在美国西部,一个西部蛮荒文化被逐渐兴起的法制与文明社会淘汰的时代(19世纪末),所以主题背景更加吸引人。此外,游戏的主题和立意上也相对严肃与认真,会讲很多时代和命运的东西。剧情非常长,但并不会感到重复和无聊,到现在还没完玩。
《荒野大镖客:救赎2》单人小结:我们的时代,一去不复返 | 电玩巴士
我们已经很多年没见过一家游戏公司会说,我们要做一款讲好故事的游戏了,并且完整的讲完了——《荒野大镖客2》算一个。

另外,今年的DOTA2 TI9国际邀请赛破天荒地首次在国内举行(上海梅奔),但在大麦网上并没有抢到票😭。后来发现国外网站上也有一定票源,于是拜托美国的同学去抢一下,最后依然以失败告终,只剩下淘宝的天价黄牛票。权衡一下,最后决定在家里看斗鱼直播了,这是今年最遗憾的事情... 国人的抢票能力实在是太强大。

读书方面,今年前半年读了《三体》和《三体Ⅱ·黑暗森林》,后面就没有完整地坚持读完某一本书了,只看了1/3的《霍乱时期的爱情》,非常惭愧。三体2读完后,我也和大多数人类一样,是非常震惊于作者的思考和脑洞的。本以为三体是那种纯粹科幻的设定,但读过后感觉有一种历史的厚重感在里面,就仿佛里面讲的事情真实地发生在地球上。面壁计划、黑暗森林法则,以及罗辑最后用严密的逻辑防止三体人入侵地球,都不由得让人为大刘的想象力和严谨性赞叹不已。听说三体要在B站上拍成动画片,又有人说好莱坞有拍三体的计划,而我觉得将三体影视化一定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因为这并不是一件纯粹意义上的科幻片,总之希望能比流浪地球拍的更好吧。

音乐与画画方面,今年依旧是没有任何进展。在音乐方面,我好几次与基友小汤商讨音乐学习计划,也查了一些如何找音乐老师,如何买电钢琴方面的知识;在B站上,我还经常看一些弹钢琴up主的视频,以至于我首页的feeds流,除了朱一旦和蔡徐坤,就是钢琴与民乐了。不过,由于业余时间确实不多,又有很多其他优先级更高的事情要做,所以此事常年处于搁置状态。希望明年搬到自己家里后,能够正式地启动学钢琴这件事吧(立下Flag ×2)。


2019 Moments

Moments是微信英文版中“朋友圈”的叫法,可以翻译成“时刻”。Moments是今年年终总结新增的一个section,相对于叫作朋友圈,我觉得Moments放在这里更加合适。因为2019年的时刻不仅仅是与他人一同发生的,也有很多独自一人的,值得记忆的时刻。

我负责组织的ANL2019春游 | 03.23,松江辰山植物园 婺源旅游,认识了陆叔叔一家 | 04.07,婺源思溪延村 端午安康,高考加油 | 06.07,景德镇陶溪川 大湿兄博士毕业 | 07.14,莘庄 跟江总看AKB 48演唱会 | 08.24,国家会展中心 公司圣诞活动 | 12.25,科技绿洲

2019 乘客

王菲的这首《乘客》,曲子来自Sophie Zelmani的《Going Home》。Going Home似乎讲述着一种无意识状态下,坐着缓缓列车归家时中的心情。就好像那种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后来终于放下这些沉重的包袱,一个人回家时,轻松而又淡然。只是,生活还是要继续,as life goes on。

Yes I'm going home
Going home alone
And your life goes on
——Sophie Zelmani - Going Home

对我也是一样,今年终于正式地向学生时代说再见,也向一些过客说再见。以后再也不用为了大费周章的学习去应付选拔性质的考试,也不用和不值得的人发生无意义的关系,我想我是轻松的,并且也不怎么会去怀念它们,没有一些为什么和不为什么,只是生活要继续。

和Going Home不同的是,乘客这首歌更多了几分分别的意味。坐你开的车,听你听的歌时,是快乐的;如今即将由乘客变为过客,但也不会不快乐。

我是这部车
第一个乘客
我不是不快乐
——王菲《乘客》

对过去说分别,就一定会有一些不舍,会有遗憾;但想到过了这个高架桥后,下车后,就能遇到更多的路口,自然也会心中有所期待。很难描述这种心情,所以就像王菲说的说一句,我不是不快乐。再加上一句,可能我真的是佛系90后了……

送别2019,期待2020🙂

Last updated on Feb 08, 2020.